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资讯

【大江晚报】B2 【今日芜湖】 写作业神器有多神?解题能力才是“硬核”

发布时间:2019-3-1 10:58:25   作者:蒋巧   来源:大江晚报、今日芜湖   点击数:

      继贺岁档压轴大片《开学》正式上演后,有关于学生写作业的话题仍不断出现在各大新闻类公众号上,其中被广泛转载的就是哈尔滨张女士和女儿在作业上“斗智斗勇”的故事。据媒体报道,最近哈尔滨的张女士发现,正在读初三的女儿用压岁钱订购了一台价值800多元的“写字机器人”,它不仅可以模仿孩子的笔迹抄课文、抄生字,还能画手抄报,女儿的语文作业就是机器人帮着写的。于是,张女士一怒之下摔碎了“机器人”。虽然这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但是有关作业和“黑科技”的话题却一度引发大家的广泛热议。

      当信息化和科技带来的“便捷”无处不在,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它?是像张女士这样对所有的“黑科技”持以抵制的态度,还是找到适合孩子的平衡点,去合理应用这些黑科技和信息化产品?

      机器人成孩子偷懒利器?

      昨日,记者在淘宝上输入“写字机器人”,一下子跳出不少产品。记者发现,这类机器人大都是一组杆状的电子金属套件组成,价格在数百元到千余元不等,这些产品只需简单组装、下载软件,便可让机器人识别使用者的笔迹,导入需要书写的文字内容,再在前端安置一支笔,钢笔、中性笔或铅笔都可以,它就能在纸上模仿使用者笔迹书写指定内容,书写速度比较快,每分钟40个字左右,连笔字更快。记者也试图与几位卖家进行交流,其中一位卖家听说写作业的用途后明确表示,该产品不能用于孩子写作业,并且不卖给孩子家长。一位店主表示,虽然“写字机器人”具有模仿笔迹的功能,但仅限于对书写要求不高、重复类的抄写。毕竟在书写方式上,机器人与人不同,机器人在字间距、字体大小等方面比较规范,而人用笔写字时,字间距、写字力度与字迹规范很难做到完全一致,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分辨两者的区别。另一位店主在推介产品时表示,此类商品的设计初衷是为漫画家、设计师等艺术人群服务。由此可见,学生用来书写作业其实只是产品变相的一种滥用。 记者在网上也查看了网友的评论,同时也就此采访了一些家长。“我不提倡这种方法,因为抄写本来就是锻炼我们的写字能力,如果什么都用机器代劳了,那往后还怎么写字,老师布置作业的初衷也被扭曲了。”一位网友这样表示。芜湖家长谈先生表示,如果家中12岁的孩子出现这类情况,他肯定也会和张女士一样生气,“毕竟这是孩子偷懒和走捷径的表现。肯定是不值得提倡的。”但是谈先生也很客观地表示,不管是否砸毁写字机器人,关键得让孩子意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,以及养成正确的学习习惯。“首先要让孩子知道为什么写作业,写作业并不是为了给老师和学校一个交代。知识只有装进孩子脑子里才是自己的,孩子应该意识到,学习是自己的事情。一旦对科技、网络的辅助产生了依赖心理,养成不良的学习习惯,长此以往,极易造成孩子独立思考能力的缺失。”他同时告诉记者,其实当下除了写字机器人以外,一些手机APP也提供了诸如此类的功能,成为了老师、家长乃至学生的“助攻”。

解题APP该如何使用?

      针对谈先生所言,记者也在手机上下载了几款解题APP,不少解题APP都具备了在线解题的功能,只要把题目拍照上传,不消一分钟,题目答案便得以呈现,解题效率令人惊讶。记者在其中一款叫做“小猿搜题”的app上传了一道几何题,很快就跳出答案解析和知识点讲解,也可以说答案基本一目了然。而在进入登录页面时,该软件也会将使用者分为“学生、老师、家长”三类人群进行分类登录。记者了解到,解题软件其实在家长和学生群体中具有一定的使用度和知晓度,有的家长用它来检查孩子作业,或者给孩子辅导功课。有的孩子则利用APP做作业,或者进行课外作业的辅助。 对于作业“黑科技”和解题APP,教育工作者和家长也都有着自己的看法。采访中,大家传达出来的一致观点是,其实并不排斥黑科技和解题APP,但是抵制的是孩子利用工具偷懒或者走捷径的学习态度。“如果孩子不需要抄写,就已经能将文章倒背如流,如果孩子本身字写得就很好,那么抄写不抄写其实并不重要。关键是作业背后,对孩子学习能力的提升目的,是否达到。”孩子正在上初二的刘女士表示,她一向给予孩子足够的自由空间,怎么样完成作业她不管,但是要按时按质完成作业,而且作业上涉及的题目她会不定期抽查。“目的就是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和独立思考的习惯。”她告诉记者,孩子做作业的过程,她会禁止孩子使用手机。作业做完后,如果经过思考还留有不会不懂的题目,她也不介意孩子用解题APP查看一下解题思路和答案。

独立思考方为正道

       芜湖二中的校长李兵认为,信息化的时代如果完全不了解信息化的内容或者产品也是不科学的。“孩子如果利用APP等检查作业或者查看解题思路,这完全可以。”他认为,关键是让学生学会合理使用这类的产品,使用产品之前绝对不能缺少独立思考的过程。与此同时,芜湖十二中的冯老师也阐述了同样的观点。他认为,如果孩子一味使用这类产品走捷径,久而久之,可能会造成孩子遇题畏难的情绪,从而影响孩子的学习积极性。“但是存在即合理,一个产品的存在,必然会有人受益,也可能会对部分人产生影响。关键是孩子使用时所持的态度。”冯老师建议,孩子用工具能完成审题、弄懂解题思路的话,就不排斥使用这类产品。

      芜湖市第四人民医院青少年心理专家蒋巧表示,未成年的孩子或多或少都存在自律性差等共性问题,但是她一直提倡家长和社会去引导而非强行干预,“比如说我的女儿,我不对她做作业提要求,但我会在一些问题的大方向上提要求。比如说做作业,我告诉她八点之前要完成,至于怎么完成、完成得怎么样是她的事,如果完不成,那么后果就让她自己去承担,包括到学校被批评。”蒋巧表示,孩子到了一定年纪,就会有自尊心,家长在对孩子提要求方面尽量不要“没有规则甚至朝令夕改”,要让她从小培养良好的习惯和意识。采访中,她笑着说,自己在学习上不给孩子提要求,虽然现在孩子在学习上并非是学霸,但是却在很多方面颇有主见和决断力,相比较同龄的孩子有着较强的自我意识。

 


下一篇:【芜湖日报】B6版 连续阴雨愁煞人 季节性抑郁不容忽视     上一篇:【大江晚报】A05版 抑郁症可能伤了谁?

联系方式